热点资讯

铁矿石走向国际化的机遇与挑战

发布时间:2019-01-28      阅读数:

者:郑宗豪

从业资格号:F3051725


2018年5月,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铁矿石期货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成为国内首个已上市品种对外开放的国际化品种。铁矿石虽是非战略品种,但其走向国际化对提升我国大宗商品贸易定价能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具有深远的意义。


铁矿石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品种,全球贸易量仅次于原油,且市场化程度高,受地缘政治干扰小,对国民经济影响大。2017年,我国进口铁矿石10.75亿吨,占全球进口量的70%,俨然是世界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然而我国钢铁企业在采购过程中却长期依赖“普氏指数”作为基准定价工具。一直以来,中国钢铁企业都在努力争取铁矿石定价的话语权,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推进为整个产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与挑战。


铁矿石定价现状


供给端方面,世界铁矿石呈寡头垄断的格局,超七成产量集中于四大矿山。


2010年以前,供需双方主要采用年度长期协议作为基准定价。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联合起来作为谈判代表,提高谈判的议价能力。长期以来矿山占据谈判的主动权。


直到2010年,国际铁矿石的定价体系发生了重大改变,铁矿石开始采用指数定价的模式。此外,季度协议取代了执行四十年的年度定价协议。三大矿山,选择了普氏指数作为铁矿石产品的定价依据,沿用至今。普氏指数是由普氏能源公司通过电话问询等方式,向矿商、钢厂及钢铁交易商采集数据,但为人诟病之处在于其价格依据是询价,而非实际成交价。为此,中国也推出了一系列的铁矿石价格指数,并且在2011年成立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有限公司),希望在现货实际成交的基础上生成价格。


近年来随着铁矿石市场的供大于求,以及罗伊山等新矿山的出现,四大矿山的议价能力有所减弱。尽管如此,普氏指数依然是目前铁矿石市场定价的主要依据。


铁矿石期货国际化面临的机遇


自2013年上市以来,铁矿石期货迅速活跃起来。近一年来铁矿石期货合约的日均成交量40万手,日均持仓160万手,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铁矿石衍生品交易市场之一。


铁矿石期货对境外投资者开放后维持了原来的交割标准、交割地点,成为全球唯一采用人民币计价的国际化铁矿石衍生品,这对境内外投资者对冲港口现货价格风险有特别的意义。而普氏指数以美元计价,主要对冲海运美金实货的价格波动风险。二者互为补充,为境内外投资者提供了完善的风险对冲工具。


此外,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与普氏指数定价的现货市场不同,为我国铁矿石产业提供更准确的价格发现功能。铁矿石期货的对外开放,让全球投资者可以参与到650亿美元规模的全球最大铁矿石市场的定价中来,提高了我国铁矿石衍生品在国际定价中的影响力。


铁矿期货国际化面临的挑战


四大矿山目前对中国推出的铁矿石期货仍持谨慎观望态度。首先对于大型矿山而言,在实际生产有利润的情况下,其参与期货市场的意愿不高。矿山参与期货衍生品的方式以做空套保,对冲库存。如果这个方向很明确,那么对价格影响也不会太大。等到铁矿石价格跌破了成本价的时候,矿山才可能会考虑金融衍生品。


对于同为供应端的贸易商而言,国内铁矿石期货是对冲国内价格风险的最佳标的。在矿山参与意愿不高的情况下,如果有足够多的贸易商参与,仍然能够反映价格。为此,国内相继放开铁矿石进口资质的限制,采用进口许可证的方式,鼓励境内外投资者更多地参与我国铁矿石市场。市场在逐渐成熟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的挑战。


1.合约的不连续性成为市场参与者的主要忧患。目前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铁矿石期货采用非连续活跃交割的方式,每年只有1、5、9月合约作为活跃合约进行交割,这增加了套期保值的潜在风险。近年来的牛市结构,期货合约大多深度贴水上市,做卖出套保时被动选择远期合约作为标的会面临较高的基差风险。例如,订单交货期在10月、11月,卖出套保合约只能做到1月合约上。随着交割月临近,合约基差有回归的趋势,对套保单有造成潜在亏损的可能。为此,随着我国铁矿石市场国际化程度的提高,对我国铁矿石衍生品制度的完善提出了新的挑战。


2.铁矿石期货合约反映62%高品位矿石价格,无法覆盖高低品位矿的价差。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合约采用62%品位矿石作为标准交割品。期货价格反映高品位铁矿,却无法体现58%低品味矿的价格波动。例如2017年,受国内钢铁市场的影响,高品位矿石价格持续走强,低品位矿石价格持续走弱。反映在期货盘面上是期货价格涨,低品位现货跌。这对于持有低品矿现货的贸易商来说无法在铁矿石期货合约上实现套期保值对冲价格风险的目的。铁矿石高低品位价差是普遍性的问题,对衍生品的设计提出挑战。新加坡交易所于2015年3月在原有的铁矿石期货和掉期的基础上推出了58%品位的铁矿粉期货和掉期,为我国铁矿石衍生品制度的完善提供可借鉴的思路。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曾表示:“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业务是证监会、大商所及市场各方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迅速落实习总书记博鳌论坛重要讲话精神的具体成果。按照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加大期货市场和整个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进一步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综上,在国家“一带一路”政策持续推进的背景下,我国期货市场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铁矿石期货作为首个对外开放的国际化衍生品种,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同时也面临着艰巨的挑战,例如,活跃合约缺乏连续性、期货价格无法代表低品位矿等等问题。远大的前景必然伴随着艰巨的挑战,国际化的进程需要我们每一位期货从业人员共同努力。在党的正确领导下,结合国内实际情况,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努力为产业市场提供完善的衍生品环境。


法律声明

盛达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

报告所引用信息和数据均来源于公开资料和合法渠道,盛达期货力求报告内容和引用资料和数据的客观与公正,但不对所引用资料和数据本身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做出保证,也不保证所包含的信息和建议不会发生任何变更。报告中的任何观点与建议仅代表报告当日对市场的判断,仅供阅读者参考。阅读者根据本报告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及其所引致的任何后果,概与本公司及作者无关。

本公司的销售人员、交易人员以及其他专业人士可能会依据不同假设和标准、采用不同的分析方法而口头或书面发表与本报告意见及建议不一致的市场评论和/或交易观点。本公司没有将此意见及建议向报告所有接收者进行更新的义务。

本报告版权归本公司所有,为非公开资料,仅供本公司的客户使用。未经本公司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传送、发布、复制本报告。本公司保留对任何侵权行为和有悖报告原意的引用行为进行追究的权利。未经授权的转载,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转载责任。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二维码!

盛达期货有限公司

(Shengda Futures Co., Ltd)

电话(phone): 4008 26 3131

传真(fax): 0571-28289393

地址: 浙江省杭州市钱江世纪城平澜路259号国金中心B座22楼

邮编: 3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