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解读关于“东方盛虹000301转让斯尔邦石化于丹化科技600844”的重组方案

发布时间:2019-05-30      阅读数:

:黄骏

从业资格号:F3055288


今日晚间,丹化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筹划中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公告显示丹化科技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100%股权。目前该事项仍处于洽谈阶段,双方正在积极协商沟通中。


对于期货行业投资者来讲,尤其化工板块,这两家公司相比非常熟悉。丹化科技控股通辽金煤(76.77%)、参股河南洛阳永金化工(21.1%),通辽金煤是一家产能30万吨煤制乙二醇工厂,永金化工20万吨,即涉及乙二醇期货品种。而斯尔邦石化是全球最大单套MTO装置(240万年产能),原料甲醇,产品为乙烯和丙烯的下游产品,其中就有EVA/LDPE(能靠上塑料期货)和乙二醇。二期还在投PDH装置,未来可能涉及聚丙烯期货。所以两套大型装置未来如果能够合并到一家上市公司,那么将是除了炼化一体化之外,涉及化工期货品种最多的公司。


我简单查阅了丹化科技2019年一季度业绩简报,上面显示“报告期内,净亏损6681.44万元”。当然,该公司下属子公司较多,并且也并非全资控股,不过在投资上通辽金煤占据绝对优势,并且占股比例也是最大股东。所以我不厚道的将所有公告亏损均视为通辽金煤乙二醇带来(通辽金煤30万吨77%和洛阳永金21%约100%)。翻阅华瑞信息一整个季度的MEG国内外装置检修明细,可看到通辽金煤在一季度共13周内有两周停车,按照30万吨产能计算,一季度产量约6.35万吨,则折合亏损单吨1053元。根据华瑞信息每日乙二醇均价,一季度乙二醇华东进口油制货在5088左右。算上煤制升贴水和运费,倒推完全成本在5500以上。


有人就会我乙二醇可变成本在什么位置?根据业内部分同行调研报告,按照华鲁恒升的标准,估算在4000元/吨之下。再根据煤化工企业生产部门反应,煤化工产生的大量副产品利润较好,甚至未来不排除以副产品盈利,而乙二醇作为回收现金流的产品。听到此是不是有前两年MTO产品乙烯端盈利丙烯端走量的感觉?


既然说到了MTO,则要提到斯尔邦石化,本文的主角。240万甲醇制烯烃装置(MTO)全球最大,原料甲醇完全依赖外采,行情波动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斯尔邦的MTO在所有非一体化装置中,配套下游丰富,产品附加值高,抵抗风险能力最强,目前还是在所有外采MTO中盈利最客观的企业。然而看上去不错的企业为什么要转让?这也不得不提当下MTO的困境,因为前几年的理论利润较好,国内大量投产MTO装置,乙烯端配上利润丰厚的乙二醇和聚乙烯,丙烯端配上聚丙烯。然而这几个产品在前几年都是利润较好的产品,所以无论是国外乙烷裂解制乙烯配套PE/MEG,还是国内煤化工新技术草酸酯制MEG、煤化工一体化制聚烯烃,资本大量涌入,产能过剩,使得利润剧烈压缩,尤其是乙烷裂解和草酸酯等新技术带来的乙二醇产品的泛滥,使得MTO为边际装置地位尴尬。不投闲置投出来亏损,并且还有大量一体化和非一体化均在路上,未来不可避免挤出部分产能,而首当其冲便是上下游非一体化装置。


而斯尔邦的母公司,追根溯源,便是盛虹集团,也就是当下东方盛虹000301的同一母公司,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困境。而盛虹上市公司部分为旗下涤纶丝业务,而未来围绕涤纶丝业务开展一系列资本运作,想必将合并虹港石化(供原料PTA)和盛虹大炼化(油品及PX),参考当下的恒力、恒逸、荣盛、桐昆。那么对于一体化来讲,MTO如果亏损将是上市融资中的一大阻碍,将未来亏损业务剥离并入丹化科技,有利于盛虹炼化上市扫清障碍。


那么对丹化科技来讲有何益处?我大胆猜测,通辽金煤和河南煤业,煤化工产品横向发展,因为对于煤化工而言气化成煤气是第一步,而后面的产品可多样化,未必要盯着未来大量过剩的乙二醇看,即大力发展甲醇等其他产品,形成华鲁恒升的一头多尾模式。如此,便解决了部分斯尔邦甲醇完全依赖外采的窘境,形成产业链一体化,利润在各环节分配而不必承受单一环节带来的巨大亏损风险。再者,丹化和盛虹的联合,斯尔邦和河南煤业的乙二醇,反哺给盛虹聚酯,形成PX盛虹炼化提供、PTA虹港石化提供、MEG斯尔邦与河南煤业提供的产业链原料问题。最后更大胆推测,丹化承接亏损业务后利空股价,连续亏损严重折价,盛虹再进行廉价并购或参股该资产,强强联合形成产业链闭环,而丹化股价也可上演深蹲跳。


以上仅为个人理解,如有雷同纯属巧合。